崇阳之窗 崇阳在线网 崇阳本地资讯网

-崇阳之窗 崇阳在线网 崇阳本地资讯网门户网站

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教育文化 >
主页 > 教育文化 >

名家笔下的西南联大往事

2018-06-18 09:34 来源:网络 浏览数:

  影片《无问西东》勾起诸多观众的理想主义情怀,片中最激荡人心的,当属与西南联大有关的故事。成为传奇的不是苦难本身,回顾联大师生当年留下的点滴文字,他们是用学术的信念和对自由的渴望,让自己免于被苦难吞没。学术之光穿越那个黑暗的时代,“以其兼容并包之精神,转移社会一时之风气,违千夫之诺诺,作一士之谔谔。”

  闻一多先生讲唐诗,不蹈袭前人一语。讲晚唐诗和后期印象派的画一起讲。中国用比较文学的方法讲唐诗的,闻先生当为第一人。

闻一多

  汪曾祺

  《西南联大中文系》中叙述——

  西南联大有一本《大一国文》,是各系共同必修。这本书编得很有倾向性。文言文部分突出地选了《论语》,其中最突出的是《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种超功利的生活态度,接近庄子思想的率性自然的儒家思想对联大学生有相当深广的潜在影响。

  还有一篇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一般中学生都读过一点李清照的词,不知道她能写这样感情深挚、挥洒自如的散文。这篇散文对联大文风是有影响的。

  曾见过几篇老同学的回忆文章,说闻一多先生讲楚辞,一开头总是“痛饮酒熟读《离骚》,方称名士”。有人问我,“是不是这样?”

  是这样。

  他上课,抽烟。上他的课的学生,也抽。他讲唐诗,不蹈袭前人一语。讲晚唐诗和后期印象派的画一起讲,特别讲到“点画派”。中国用比较文学的方法讲唐诗的,闻先生当为第一人。

  他讲《古代神话与传说》非常“叫座”。上课时连工学院的同学都穿过昆明城,从拓东路赶来听。那真是“满坑满谷”,昆中北院大教室里里外外都是人。闻先生把自己在整张毛边纸上手绘的伏羲女娲图钉在黑板上,把相当繁琐的考证,讲得有声有色,非常吸引人。

  还有一堂“叫座”的课是罗庸先生讲杜诗。罗先生上课,不带片纸。不但杜诗能背写在黑板上,连仇注都背出来。

  唐兰(立庵)先生讲课是另一种风格。他是教古文学的,有一年忽然开了一门“词选”,不知道是没有人教,还是他自己感兴趣。他讲“词选”主要讲《花间集》(他自己一度也填词,极艳)。他讲词的方法是:不讲。有时只是用无锡腔调念(实是吟唱)一遍:“‘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好! 真好!”这首词就pass了。

  链接

  西南联大

  西南联合大学是抗日战争开始后高校内迁设于昆明的一所综合性大学。1937年11月1日,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私立南开大学在长沙组建成立的长沙临时大学在长沙开学(这一天也成为西南联大校庆日)。由于长沙连遭日机轰炸,1938年2月中旬,长沙临时大学分三路西迁昆明。1938年4月,改称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联大成立于残酷的战争中,冯友兰将师生南迁的艰辛旅程类比为历史上的“衣冠南渡”。

  时人将李政道和我的相遇传为美谈。其实,我们不过适逢其会,只是在彼时彼地恰巧遇上而已。譬如钻石,不管你把它们放在哪里,它们还是钻石。

  吴大猷

  《我在抗战中的西南联大》中叙述——

  1945年春的一天,忽然有个不到二十岁的胖胖的孩子拿着一封介绍信来找我。

  来见我的这个孩子叫李政道。

  那时,恰值学年中间,不经考试,不能转学。我便和教二年级物理、数学课的几位老师商量,让李随班听讲考试,他若及格,则等到暑假正式转入二年级时,可免读以前课程。

  李应付课程,绰绰有余,每天课后都来请我给他更多的读物和习题。有时,我风湿病发作,他替我捶背,还常帮我做些家务琐事。我无论给他什么样难的书和题目,他都能很快的读完做完,并又来要更多的。

  我从他做题的步骤及方法上,很快发现,他思维敏捷的程度大大异乎常人。

  1945年秋,陈辞修先生和俞大维先生提出约我和华罗庚谈谈,大概是为计划一些开展科学工作的事情。我回去想了几天,拟就了一个建议,大致是筹建一个研究机构,并立即选送优秀青年出国,学习基本科学。

  回昆明后,我告诉妻子此行经过,谈到推选学习物理方面的人选时,她和我皆毫无犹豫决定李政道。

 

声明:站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17 崇阳之窗www.cyxww.com.cn